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资讯频道 > 正文阅读 >

农民工子女互助托管还能走多远?

2020-12-04 08:38  工人日报  字号:T|T

西安兵马俑在线12月4日讯 政府投资,社区出场地,家长均摊课时费轮班维护,但也面临师资、志愿者和学员不稳定等问题——

农民工子女互助托管还能走多远?

阅读提示

政府投资,社区出场地,家长均摊课时费轮班维护,学员长大后回来当老师和志愿者……沈阳一农民工子女互助托管班运营12年,累计辅导3万课时,受益农民工子女2000余人次。但其面临课时费低很难留住老师、志愿者毕业后就离开了和学员流动性大等问题。农民工子女互助托管能走多远?其发起者认为,发起更多互助托管并打破学员身份是关键。

“盯着孩子的缺点看,不会让孩子好起来,反而会不断地打击孩子,让孩子变得不自信。”12月2日,在沈阳市和平区砂山新村留守流动儿童之家,一堂“正面管教父母成长课”上,挤下了30多位农民工家长。课后,彤彤妈妈说,像这样指导农民工家长教育孩子的课程太少了。

留守流动儿童一直是全社会关心的群体,尤其是义务教育阶段的适龄儿童放学后无人照看,成了许多农民工妈妈们的“心头痛”。在沈阳打工的四川绵阳籍农民工王义华发起成立了公益性质的农民工子女互助托管班,运营12年,累计辅导3万课时,受益农民工子女2000余人次。这样的互助托管能走多远?《工人日报》记者进行了探访。

从“只供一顿饭”到“开设10余种课程”

“跪身、后仰、伸臂、起身……对,很好。”11月29日,27岁的王星正在为10个农民工子女上课。她是王义华的大女儿,是这个托管班里的第一批学员,如今成了这里的舞蹈老师。

12年前,王义华小女儿刚上小学,大女儿读初中。她白天做家政打零工,放学后照看两个女儿,偶尔将无人看管的小女儿同班同学接到家中,家长们出菜钱,供上一顿晚饭,孩子们围起来做作业。

后来,来自安徽的农民工夫妇找到她。两人白天收废品,将6岁的儿子浩宇锁在家中。时间一久,孩子不跟任何人交流,他们怕孩子抑郁,想送到王义华家里来。“像浩宇这样的农民工子女太多了。”这让王义华有了开办托管班的想法。一开班,就有38人报名。

最开始,王义华求助志愿者为孩子们上文化课。一次,一名大学生志愿者为孩子们教英语口语,三天后见到王义华时哭了起来。当时,王义华想是不是托管班的环境太差,还是因为孩子们太调皮,结果志愿者说,“孩子们的英语基础实在太差了,没法教。”从那以后,王义华想着一定要为孩子们创造一个好的学习条件。

首先要有师资,公益项目很难请来稳定的好老师。于是,家长们决定自筹、均摊课时费。“一节课100~200元,20个孩子上课,均摊到每个家长身上一节课就10元左右,这不到市场价的十分之一。”王义华说。同样,这种互助体现在托管班的整体运营中,有的家长热心肠,负责打扫教室,安排课程、联系老师;有的家长帮忙制作教具;有的家长联系来上课的老师……

现在,在这里教授的课程有写作、英语、国画、素描、书法、舞蹈、相声等10余种,大大丰富了农民工子女的课余生活。多年来,托管班推动了300多名农民工子女登上沈阳市文化宫舞台,60多名学员参加了辽宁广播电视台的“少儿春晚”。

师资、志愿者、学员不稳定

在沈阳市妇联和慈善基金会、所在街道的帮助支持下,2016年6月,留守流动儿童之家活动室建起,托管班有了稳定、敞亮、温度适宜的教室。

然而,29个曾在这里任教的老师只留下来10人。说到这里,王义华没有遗憾,她举例说,有一个舞蹈学院沈阳考级点的指导老师平时单人授课就要几百元,而在这里给十几个孩子上课,课时费只有200元。大部分农民工家庭的子女教育支出有限,课时费少很难留住老师。

“苍亮在这里教英语,老公是数学老师,就拉过来教数学。我姑爷是体育学院的毕业生,让我拉过来教孩子们游泳。大部分老师都是这样结识后‘请’过来的。”王义华说。

为了让农民工子女有更多的学习、生活和心理方面的指导帮助,王义华还联系了沈阳大学、沈阳理工大学、“声工厂”爱心社、沈阳市文化宫的志愿者来做志愿活动。大学生是志愿者主要群体,疫情防控期,大学生不让离校,来做志愿的大学生骤减,很多辅助工作及课时安排只能由家长请假轮班来做。

即便是没有疫情的时候,大学生毕业后继续坚持志愿活动的也不多。说到这里,王义华解释志愿者不能强求,本来就是自愿的事,但是孩子们需要稳定的“大朋友”,经常更换不利于孩子成长。

虽然师资和志愿者有流失,但总能维持托管班的运转。最让王义华担心的是学员的不稳定,一次口才指导课,定员20人的课程15人请假,有的孩子因为发烧,有的孩子回了老家,还有的孩子没人接送。农民工家长培养孩子的意志力会被生活压力、流动性、身体状况等多种原因打破。

发起更多互助托管并打破学员身份

5月20日发布的《2019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义务教育阶段在校生中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1426.96万人。“我的能力有限,希望有更多人愿意发起互助托管。”王义华说,农民工子女托管需求非常多,经常有农民工家长找到她,但苦于住处或学校离托管班太远而来不了。她希望社会爱心人士能够发起更多互助托管。

王星的儿子今年1岁,她希望儿子也能在互助托管班里上课。“农民工家长可以互相帮助,互助托管班里有很多受益者考上大学,在读或者毕业后来做志愿、授课。其实,许多农民工家长也可以来帮忙或者授课,等孩子成了适龄儿童,就可以来这里上课,也可以交流育儿经验,这样循环往复,互助托管也能长长久久坚持下去。”王星说。

据了解,目前沈阳投资建成了近10家留守流动儿童之家。王义华呼吁农民工家长们积极参与利用起来,让更多有专业特长的人来帮他们带孩子。孩子有人看顾,有人指导功课,有人培养兴趣爱好,全职妈妈完全可以解放出来,用这些时间赚钱,提高整个家庭的生活水平。

“打破托管学员身份,才能让农民工子女托管走得更远。”王义华告诉记者,虽然名义上是农民工子女托管班,但是社区附近的城里孩子只要愿意也可以加入互助托管,没有任何门槛限制。让城里孩子和农民工子女一起玩、一起学习,一视同仁,更能让农民工子女健康成长。(记者 刘旭)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http://his.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高陵区召开煤改洁工作推进会

    2020-12-03 18:13阅读

    党建引领扶贫路 共绘脱贫致富“同心圆”

    2020-12-02 17:08阅读

    灞桥区1集体 3人获“西安青年抗疫志愿服务先进典型”荣誉称号

    2020-12-01 09:35阅读

    排序选岗 阳光安置 临潼区2020年转业士官选岗工作顺利完成

    2020-11-27 19:21阅读

    辛家庙街道检查指导社区便民服务室、退役军人服务站标准化建设工作

    2020-11-25 15:42阅读

    “DIY向日葵”少儿手工制作公益活动

    2020-11-23 16:26阅读

    小金街道召开消防安全培训会

    2020-11-19 18:21阅读